吳再:軫恤萬物,是詩人的起碼良知|書評

核心提示: 作為中國人,對漢語稍稍有點敏感的讀者,一眼瞥見“吳再”這個名字,都會受到一種震動,著名作家劉齊先生在北京的一次文人雅集上,曾經如此闡釋他對“吳再”名字的理解:“吳”,諧音“無”,就是什麼都沒,就是nothing,“再”,就是“重來”,就是again,充滿了不屈不撓而又從容淡定的禪的意味。我當即起了震顫,這個名字讓人感到通透澄澈。這既是漢語及佛法的能量,同時也是副詞組合與人身氣場各具佛性的相向自行對撞。

掬水月在手,藏書香滿屋——吳再

作為中國人,對漢語稍稍有點敏感的讀者,一眼瞥見“吳再”這個名字,都會受到一種震動,著名作家劉齊先生在北京的一次文人雅集上,曾經如此闡釋他對“吳再”名字的理解:“吳”,諧音“無”,就是什麼都沒,就是nothing,“再”,就是“重來”,就是again,充滿了不屈不撓而又從容淡定的禪的意味。我當即起了震顫,這個名字讓人感到通透澄澈。這既是漢語及佛法的能量,同時也是副詞組合與人身氣場各具佛性的相向自行對撞。

微信圖片_20201029123135

吳再,字三讓,三讓詩舍創始人,人稱“詩痴”與“漢語

24行詩之父”。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詩人、學者、

作家、傳媒人。

研究範疇涉及新聞、詞典、足球、名人、詩歌、歷史、植物

等領域,事蹟入選海南省檔案館主編的《海南英才——廣東

篇》一書。

作品《向中國共產黨學習》被評為“2010年度全行業優秀

暢銷 品 種 ” 獲獎圖書 ,“ 紅色智慧四部曲 ”被評為

“2011年度全行業優秀暢銷品種”獲獎圖書、2011年南國

書香節“閲讀盛典”頒獎圖書、2012年全國城市出版社優

秀圖書獎。

2016年,榮獲全國魯藜詩歌獎。2016年,榮獲深圳市羣文

優秀詩歌獎。2017年,14篇作品入選《中國當代微散文精

品》一書。作品在《讀者》《雜文選刊》《南方日報》《羊

城晚報》《深圳特區報》《揚子晚報》等媒體上發表,併入

選中國年度最佳詩歌、最佳雜文等選本。

曾任《足球》報主編,《星島日報》(海外版)副總編輯。

現任星島環球網行政總裁兼總編輯

撰文丨尹稔

微信圖片_20201029123141

《一個人的詩經》

作者:吳再

版本:(北京)線裝書局

2019年

1

如其名,吳再是極執着的人,借卡爾維諾的觀點:是晶體派成員。這不僅是因為吳再對全球500個優秀詩人的詩作有過“水晶般透明的質地”的精到評價,無論讀他的評論、散文、還是詩歌,詞語文字背後的作者吳再閃着晶體純粹透明又篤定明確的光,我想這既是吳再的天性使然,也與新聞人的職業有關。

讀吳再的詩歌時,你感覺離他是近的,如當堂聽講,聆聽和接納他推心置腹的敍説。著名書法家、哲理漫畫家王憲榮稱吳再是一個奇才,也是名符其實的大才子。著名學者、書法家魏達志稱吳再的詩歌將理論思維與形象思維完美結合起來。香港資深傳媒人郭靈説,堅持每天分享吳再的詩,因為喜歡。

有學者認為,吳再之所以不如他的同行有名,部分原因是他的作品在寫作和閲讀上都有不小的難度。事實上,吳再是最早通過語言和視覺設計來構思詩歌的作家之一。拋開天性的純良精粹,吳再的詩歌絕不兜售學識,他只是演繹進入文本之後獨闢蹊徑至幽邃處的豁然洞見,把無明者眼力不及的地方擦亮並聚焦於光束。僅憑藉已經出版的兩部作品《一個人的詩經》(2019)和《脱掉時間的囚衣》(2015),已有不少同行發現吳再在形式上的獨創性,特別是他獨創的吳再體24行詩(每首一律24行,一律210字),令人刮目相看。

2

另一方面,吳再作品的複雜性也讓評論家們既大開眼界,又難以給出評判。他筆下的主題涉及新聞、歷史、生物、宇宙、科學、藝術、哲學、流行文化、婚姻愛情等,在一般詩人難以企及的領域——諸如中國複雜的二十四史等——他都能隨手拈來,並將龐雜的知識組織在一起。在一定程度上,這得益於他長年擔任新聞機構總編輯的履歷,以及格外豐富的業餘愛好與剞劂坎生的個人經歷。他常常不假思索地將不同類型的詞語進行創造性的組合,有時還會直接引用網絡新詞、電梯廣告、網紅新歌,或偶然聽到的街談巷議。有人還説,每讀一首吳再的詩,都要備好一部漢語詞典,否則,就會卡殼。

把繡春刀與飛魚服還給錦衣衞

把奏摺還給宰相

我只要你吹滅一盞往事的燈

你也知道,我比較懶散

也不喜歡鬥爭

愛看月光在一簇野花上徜徉

——《中年,不過是一抹駝色》

 

若一時忍不了

可以跑到伯瀆河畔

可以跑到首陽山上

可以跑到瓦爾登湖、喬戈裏峯

實在不行,也可向豪豬學習

縮着,乜斜對手狼狽的樣子

——《非攻》

也許是詩作時間跨度比較長吧,相對於吳再在散文中的篤定明晰,《一個人的詩經》這本選集的不同時段呈現出吳再老師作為詩人更多元誠實的內心求索。反倒是通過詩作,晶體吳再呈現岀多個稜面的不一樣光譜,一叢一叢的火焰,顯現出詩人內藴的深湛與豐饒。總體感覺,詩作如珠貝,如翡翠,如姚黃魏紫,在其人生時間的曲線上懸墜着、閃爍岀篤定的光斑,有一部分詩作已臻至完美。

3

吳再的格律新詩,可謂漢詩二十四行詩正典之作。《一個人的詩經》之後的新作,詩藝更趨純熟,用情更深,寫得更加飽滿悠遠:

獻詩與輓歌

也都可以免了

整個下午,我都在一個人凝視

香蜜湖水——陰天,有一隻鴨

有一隻鷺——我不曉得

它們是否已經互加微信

——《往事如雨》

 

泉在山則清

泉出山則濁

但——泉,最終仍要出山

或瀉為瀑布

或積成河流

不懼窮途末日,不怕山重水複

——《霜降,到山裏喝杯小酒》

吳再詩歌“蒙太奇藝術”的可貴在於,它在出人意料的同時保持了一種“堪忍的博愛”。正如北京資深媒體人文殊童給出的評價:“他的文字簡明又深刻、澄澈又清香、唯美又纏綿、幽懷又犀利;循循語語、句句楚楚、字字璣璣,無不反映着吳再豐沛的文人氣質……”吳再本人也常常將詩人和哲學家、科學家乃至政治家、史學家進行類比。在他看來,詩人和學者的工作是類似的,“兩者的優點之一都是對自己提出嚴格的要求,都對線索細心觀察,都必須縮小選擇範圍,都必須力求精準,乃至挖掘凡人不易發現的非常之美。”

精準、理性、唯美、柔情、機智、幽默,以及百科全書般的洞見,都是吳再令人着迷的地方。日前,吳再透露,他的24行詩寫作已經突破3500首了,但是,至於什麼時候“暫停”,他笑而不答……

最近看了紀錄片《掬水月在手》,我很喜歡。於是,毫不猶疑買了一本吳再的詩集《一個人的詩經》,一直放在隨身的包裏,有空閒就拿岀來讀幾首。那日,在深圳紅荔西路的角落,挖掘機嗡嗡隆隆鑿穿地面,吳再老師的詩歌如雪片紛紛揚揚覆蓋下來,也如雨珠嘀嗒嘀嗒打在心間。

本文系原創書評,首發於2020年10月29日星島環球網。作者:尹稔;編輯:晗玲;校對:萊遲、冰唐。轉載不需授權,歡迎轉發至朋友圈。

微信圖片_20200806075156